排列三和尾走势图200|排列三走势图百度乐彩|
长江商报 > 怡亚通存贷双高埋雷:217亿短期债悬顶   净利6年首现负增长市值蒸发675亿

怡亚通存贷双高埋雷:217亿短期债悬顶   净利6年首现负增长市值蒸发675亿

2019-01-28 06:21:15 来源:长江商报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  沈右荣

    年交易超万亿、覆盖超10亿消费者……怡亚通(002183.SZ)20周年之际,周国辉画了这样一个宏伟蓝图。

    周国辉是怡亚通创始人,其常常宣称怡亚通就是中国式沃尔玛,中国供应链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,连续7年上榜“《财富》中国500强”。

    然而,上月底,经过一年半努力,周国辉终于将怡亚通的控股权卖掉了。

    周国辉并未详细解释让位控股股东、实控人的真实原因。但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存贷双高的怡亚通存在财务风险已是不争事实。

    财报显?#33606;?#25130;至去年9月底,怡亚通短期债务高达217.66亿元,83.3亿元货?#26131;式?#19981;可能覆盖,综合经营现金流等因素,公司短期?#24335;?#32570;口超过110亿元。

    此外,去年前三季度,怡亚通净利润3.9亿元,近六年来首次负增长。在京东、阿里等巨头?#21512;嗖季?#20379;应链业务背景下,公司盈利能力还将受到挑战。盈利能力下滑或将波及公司融资能力,进而加剧偿债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,周国辉似乎信心十足,称将按照原有规划加速万亿生态进军。

    二级市场上,怡亚通股价“跌跌不休?#20445;?#24066;值从高点775.75亿元缩水至100.83亿元。周国辉通过怡亚通控股持有怡亚通17.85%股权,目前82.12%处于质押状态,面临平仓风险。

    ?#29616;埽?#38024;对上述财务风险等问题,长江商报记者向怡亚通发去采访函,但尚未获得回复。

    国?#24335;?#30424;,周国辉触及平仓线

    股价“跌跌不休?#20445;?#24609;亚通的底部在哪儿?

    成立于1997年的怡亚通,经过10年创业迈进资本市场。上市之后,周国辉赋予了怡亚通供应链概念,并成为A股供应链第一股、行业龙头。

    怡亚通的股价曾经也是“高高在上”。2008年初,其股价最高曾达到93.98元。此后,是长达6年调整,2014年开始,随着A股牛市行情来临,公司股价开始向上攀升。

    周国辉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,他常常公开宣讲怡亚通的万亿生态圈。

    怡亚通官网显?#33606;?#20844;司旗下现有600余家分支机构,全球员工超3万人。目前,公司正在构建遍布中国380个主要城市及东南亚、美国等10多个主要国家的服务网络,业务领域覆盖快消、IT、通讯、医?#39057;?0多个领域,为100余家世界500强及2000余家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服务。

    上述“正在构建”内容就是周国辉口中的生态圈。2017年,怡亚通成立20周年、上市10年之际,周国辉再次向公众展示其万亿供应链蓝图:年交易规模超万亿、产品可直送全国380个主要城市和2800个县级市,覆盖全国超过500万家终端门店和10亿消费者的商业生态圈。

    在供应链概念及牛市行情刺激下,怡亚通股价火箭式上涨。从后复权价看,2014年7月,其股价在50元左右徘徊。到了2015年5月27日,其股价已经达到507.95元,不到一年时间,累计涨幅达9倍。正所谓爬得越高、跌得?#35762;搖?#30331;顶之后,从2015年5月底至今,股价一路长阴。至今年1月25日,股价跌至70.86元,累?#39057;?#24133;为86.05%。2017年11月,怡亚通被移出沪深300指数样本股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控股股东、实控人,周国辉通过怡亚通控股曾持有公司约50%股权。从2012年开始,怡亚通控股就频频高比例质押股权融资,2013年7月,其股权质押比达到83.45%。即便是如今,经过补充质押,股权质押比也高达82.12%,已经触及平仓线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周国辉也曾千方百计提振股价,包括喊话“员工增持”、回购股份、出让控股权等。尤其是将控股权让渡给国资深圳控股,2017年上半年就已筹划,当年未能谈妥。直到去年底,二次筹划才得以成功。

    只是,国?#24335;?#30424;后,仍未止住股价下跌势头。去年5月15日,怡亚通公告怡亚通控股转让13.30%股权给深圳控股,去年12月28日,又公告称,通过获取表决权形式,深圳控股获得控股权。接盘接近一个月,公司股价延续下跌之势,累计下跌5.19%。

    净利升转降,应?#29031;?#27454;133亿

    股价深度调整与怡亚通经营业绩有虚增迹象密切相关。

    经营数据显?#33606;?#20174;2013年至去年上半年,无论是期报还是年报,怡亚通披露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呈正向增长。2012年,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5.55亿元、1.25亿元,2017年则达到685亿元、5.95亿元,5年间,增长了8.07倍、3.76倍。增长迅猛的数据也显?#33606;?#33829;业收入增速?#23545;?#36229;过净利润增速,?#24471;?#20854;利润?#22987;?#20302;。这从其毛利率、净利率亦可得到印证。2017年,怡亚通产品综合毛利?#24335;?#20026;6.51%,占营业收入近六成的360分销平台业务毛利率为7.74%,全球采购平台业务毛利?#23454;?#33267;2.97%,毛利?#39318;?#39640;的宇商金控平台业务毛利?#39318;?#39640;,达到41.15%,但其营业收入不足亿元,占比仅为0.14%。这一年,公司净利率只有0.86%,系2012年以来最低。

    去年前三季度,怡亚通净利?#22987;?#32493;下降至0.75%。当期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39.74亿元,同比上涨13.33%,净利润为3.90亿元,同比下降18%。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6年中,怡亚通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。怡亚通的解释,金融去杠杆,公司融资成本上升,同时,公司供应链金融业务收缩,创新业务处于前期?#24230;?#38454;段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,近年来,怡亚通的业绩虚胖明显,这源于公司应?#29031;?#27454;和存货大幅上升。2012年底,公司应?#29031;?#27454;和存货分别为19.53亿元、9.52亿元,2017年底,二者分别为128.47亿元、100.49亿元,二者增幅均高于净利润增幅。截至去年9月底,应?#29031;?#27454;达133.68亿元,和存货合计为226.97亿元,占流动资产的63.41%。

    此外,2013年至2016年,怡亚通的经营现金流连续4年净流出,2017年首次转正,净流入仅为0.41亿元。去年前三季度才好转,净流入11.49亿元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供应链业务早已不是怡亚通独家垄断,京东、阿里等新?#21496;?#22836;已深度?#23395;幀?#21516;台竞?#36857;?#24609;亚通如何突破重围、保持?#20013;?#31454;争力,将是周国辉面临的一场重大考验。

    存贷双高,预付款28亿存疑

    盈利能力受到挑战的同时,怡亚通存贷双高的财务现状表明,公司面临着财务风险。

    截至去年9月末,公司负债总额352.97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79.67%,与?#24335;?#23494;集型行业企业房企相当。

    从其债务结构看,短期借款214.64亿元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.02亿元、长期借款12.47亿元、应付债券11.92亿元,合计为242.05亿元,其中,短期债务为217.66亿元,占债务总额的89.92%。短期债务占比过高,在其资产负债?#21183;?#39640;的情况下,公司财务压力大 ,这也?#24471;?#20844;司债务结构不合理。

    超200亿元债务压顶使得怡亚通财务费用急剧增长,大幅吞噬利润。2015年,其财务费用为8.18亿元,2016年增至12.44亿元,2017年小幅下降至11.20亿元,去年前三季度又反弹至12.53亿元,预计全年财务费用或将超过15亿元。

    债务奇高,怡亚通的货?#26131;式?#20063;有不少。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公?#20928;醣易式?#20026;83.30亿元。为了避免?#24335;?#38386;置,公?#20928;?#39057;频购买理财产品。去年上半年,公司购买理财产品?#24335;?#20026;0.5亿元,但并未披露理财收益,这?#24471;?#29702;财收益很少。而在2017年,公?#23601;度?.91亿元?#24335;?nbsp;购买理财产品,其收益?#20179;?#26377;5.46万元,这?#24471;?#29702;财时间很短,或是为美化财报而临时购买。

    巨额债务压顶、巨额货?#26131;式?#23384;银行,怡亚通为何不还债?2017年年报显?#33606;?#25130;至年底,公?#20928;醣易式?7亿元,除了受限的66.21亿元,还有30.59亿元存在银行账上。

    对比上述短期债务及货?#26131;式?#21457;现,怡亚通财务风险较大。截至去年9月底,其短期债务?#28982;醣易式?#22810;134.36亿元。考虑到经营现金流净流入较为理想状态,短期偿债缺口也超过100亿元。此外,公司应?#29031;?#27454;和存货合计高达226.97亿元,其周转速度并未明显加快。

    另一个令人起疑的财务指标是预付款。2017年至去年9月底,怡亚通预付款分别为31.56亿元、28.07亿元,但其预收款为9.88亿元、7.61亿元,预付款?#23545;?#36229;过预收款。

    预付的巨额?#24335;?#27969;向哪里?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,怡亚通向预付款对象前五名合计预付了5.71亿元。不过,公司并未具体披?#23545;?#20184;对象。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
排列三和尾走势图200
mg冰上曲棍球最新技巧 浙江11选5推荐计划 中国人在巴基斯赚钱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混合过关怎么玩最好 重庆时时彩稳赚后三 3d开奖结果今天 体彩陕西11选5软件 这个平台不错 可以赚钱 时时彩送38元彩金平台